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违规】大连机床多债券交叉违约发酵 长城证券资管或踩雷

“大连机床事件和当前的经济背景有关,它是实体经营下滑之后融资成本不减,杠杆较高拖累企业卷入违约漩涡的典型案例。”一位接近大连机床的债承人士指出,“首先是企业的基本面出现问题,然后影响的经营和资金链,进而信贷资金偿还从紧,并诱发债券出现违约。”

 

对于大连机床来说,这无异于是一个“焦头烂额”的开年。

 

2月3日,大连机床公告称,由于大连机床未能让“16大机床MTN001”在10日宽限期内纠正违约,这进一步导致“16大机床SCP003”出现违约;主承销商兴业银行表示,将在本月10日召开持有人会议,启动交叉违约的救济机制。

 

事实上,自去年底本息失兑后,大连机床事件也成为继东北特钢、中铁物资、中城建等事件发生后的又一起国企违约事件;债市的信用风险不止于此,就在年前,内蒙古博源控股集团“16博源SCP002”等债券也相继出现违约。

 

如今,该事件或正在对相应的持债机构带来冲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发现,长城证券旗下的多只资管计划曾在去年三季度末持有大连机床的相关中期票据和超短融债;而截至2月6日,大连机床尚未到期的债券余额仍然高达28亿元。

 

然而,大连机床的追保措施却不容乐观,其日前已多次公告称,名下已无实际可追加担保等增信的资产;另据接近当事中介机构人士透露,目前大连机床的兑付能力有限,最终的兑付或仍需有关部门出面协调。

 

经营不善的违约漩涡

 

陷入连环违约的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大连机床)仍危机重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其开年的仅2月有余,就已发布了多达71只与债券有关的公告;而截至2月6日,大连机床已有“16大机床SCP001”“16大机床MTN001”等不少于5只债券本金或利息触发违约。

 

让大连机床资金链蒙难的原因之一,正是其经营业绩不断下滑。

 

事实上,大连机床的业绩早在2013年时就已出现拐点,时年末大连机床营业收入同比出现8.95%的降幅,随后三年分别呈现了1%-3%不等的降幅;而在2016年三季度末,大连机床归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余7716.82万元,同比下滑接近20%。

 

与之伴随的,是大连机床债务现金流的吃紧。去年前三季度末,其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和现金净增加额分别为-8.48亿元和-6.24亿元。

 

对此,中信建投证券曾评价称,大连机床2016年三季度现金流明显恶化。“不仅经营现金流由正转负,筹资现金流也出现大额净流出,融资恶化可能与公司债务负担较重且经营活动回款能力下降有关。”

 

另一方面,大连机床还承担着巨大的内外担保压力,其中对内担保余额达45.17亿元,对外担保余额为2.25亿元。

 

眼下面对债券持有人的追问,大连机床的偿债和追加保证能力也不容乐观,其曾在年前公告称,该公司名下具备担保条件的资产均已设定担保。“故公司名下实际无可用于提供担保的资产。”

 

而在去年底,大连机床债券的两家评级中介中债资信和联合资信分别调低了对大连机床的主体评级,其中中债资信将其主体评级从A+直接降至CC,而联合资信则连续三次调低并将其评级调降至C.

 

“大连机床存在产品附加值不高、盈利变现效率偏低等问题,更重要的是,公司债务负担和周转压力维持高位且再融资渠道不畅。”中金公司对此指出。

“大连机床事件和当前的经济背景有关,它是实体经营下滑之后融资成本不减,杠杆较高拖累企业卷入违约漩涡的典型案例。”一位接近大连机床的债承人士指出,“首先是企业的基本面出现问题,然后影响的经营和资金链,进而信贷资金偿还从紧,并诱发债券出现违约。”

 

长城证券多资管或涉入

 

大连机床的债券违约风险已经波及部分金融产品。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末,长城证券旗下的长城宝鼎混合2号和长城宝鼎混合3号持有“15机床MTN001”2014万元和3021万元的债券,分别占各自净值比的19.47%和19.35%。

 

不过截至去年底上述多只资管计划是否仍然持有大连机床债券,尚无信息可供查询。

 

“目前还无法确定这笔债券是否还在资管账户上,这个情况需要结合定期的信披来确认。”2月6日一位长城证券人士表示。

 

而据大连机床方面表示,“15机床MTN001”的持有人机构数量为7家,但并未交代目前是否包括长城证券。

 

此外,长城半年红3号还曾在去年二季度末,同时持有“15机床CP002”和“15机床MTN001”两笔债券,市值分别高达3991.60万元和4932.50万元,两只债券合计占净值比达26.34%;不过上述两只债券已在长城半年红3号的3季度重仓债券中消失。

 

而除长城证券外,国金基金旗下产品也险些“涉雷”,其曾在去年持有大连机床债券。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国金基金旗下保本基金“国金鑫安保本”在去年一季度、二季度末,曾持有近1亿元市值的“15大机床SCP003”,占发行总规模的接近10%。

 

不过,该笔持债最终由于“15大机床SCP003”在去年7月份的到期而稳妥过渡,而这也成为大连机床至今最后一笔如期兑付的超短融债券,这意味着国金基金曾与大连机床的违约擦肩而过。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多只国资背景债券先后触发违约,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买方的持债逻辑带来较大变化。

 

“过去在资产荒的逻辑下就是加杠杆、加债券来博取超额收益,但是目前信用风险的出现,让尽调和财务筛选成为眼下债券投资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一个账户一单债券出现违约,都将对净值和后续的投资带来比较大的影响。”上海一家私募债券机构投资经理表示。

 

“我们现在的思路是首先把杠杆降下来,增量投资时要谨慎,而所持存量债券也要进行遴选筛查,及时发现风险。”上述投资经理坦言。

  返回>>To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