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创办1年估值1亿美金 机器人投顾业务在催生独角兽?

就像曾给媒体业带来变化一样,刘洲伟也希望能改变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中小投资者的投资理财,是否也能做到按下手机就一切尽在掌握?”无论是打车、保洁、洗衣还是订餐、购买生鲜,现在“按一下手机”都能解决。

这位著名的前媒体人,在2年前决定搅局金融服务业。2014年7月,他创办了北京公牛财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牛炒股”),目标是帮助中国的中小投资人合理配置资产,“他们也有资产增值与分散风险的要求”。

这个想法在一开始就受到了雷军的支持,他创办的顺为基金是公牛炒股的天使投资人。而另一位著名的中国企业家江南春,在去年夏天投资了公牛炒股的A轮融资。当时,这家成立仅一年的公司,“估值约为1亿美元”。

“最初吸引他的,是我们的数据。”刘洲伟说,江南春通过其他渠道知道“有这么个公司”。去年他通过客服电话,辗转找到了公牛炒股位于北京海淀的办公室,在惟一的办公室里和另一位创始人聊了2个多小时。聊完,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因为办公楼的大门从晚上11点开始封闭,江南春不得不取道地下车库出来,当时他顺口问了句:你们CEO是谁?他才知道这是刘洲伟的创业项目。

资本对新兴投顾的热情,并不止于公牛炒股。雪球财经的投资人中也包括了著名的红杉资本、晨兴创投和人人,而红杉资本还投资了同类产品牛股王。

在资本对新型投顾的追逐中,公牛炒股只是其中的一个案例。这个领域的标杆性公司东方财富(300059)市值一度超千亿元。从传统金融服务机构到互联网巨头,都已经涉足其中。

注意!机器人出没投资圈

进入机器人投顾(robo-advisor,也称智能投顾)时代,这种追逐恐怕会越演越烈。这种“不明觉厉”的新事物,是指运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把特定投资组合与有相应偏好的用户结合起来,从而将用户资金配置到相关投资产品上。

传统金融巨头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富达集团(Fidelity Investment)和贝莱德(Blackrock, Inc)等都已经推出了这类平台,而新创公司诸如Wealthfront、Betterment、Future Advisor和SigFig等颇受追捧。

国内也已经有诸多机构入场。今年4月,华泰证券出资8亿美元竞购美国资产管理软件生产商AssetMark,后者为超过7.5万投资顾问和投资者提供服务。而诸多P2P公司也开始转向机器人投顾。

“这在国内还是新事物。”刘洲伟说,市场启动可能不是未来一两年的事情,公牛炒股有机会成为中国的Betterment。

在众多的新型投顾中,公牛炒股在公众中并不著名。

这家公司正式开始运营,是在2014年11月,并没有先发优势。业务模式初看起来也并没有特别新颖的地方:从股票行情、资讯开始,逐步发展到模拟炒股、高手荐股、分析师荐股、投资社交再到A股开户、基金销售等,都能从其他平台上看到。

市场机构AppBase公布的4月份泛金融App排行榜中,公牛炒股位列第15;据其官方数据,截至目前公牛炒股的注册用户数超过了1500万,其中的活跃用户200万以上。目前平台上有超过1500位职业投顾和民间高手,分享的投资组合超过700万。

雪球财经创始人方三文去年11月在采访中说,雪球上的投资组合有70万个,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投资策略生产和分发平台”。据接近人士说,雪球有820万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在110万左右。

资本的核心逻辑,是这些创业公司所在的庞大市场。“服务于超级富豪和富裕阶层的机构很多,但面向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却几乎没有”。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的数据,截止2015年底,境内个人投资者有9731.08万人。而同期在中证协注册的证券投顾人数仅为31898人,平均每3000多人有一个投顾。

有需求就会有供给。更重要的是,即使不切入具体交易,服务好用户似乎也有了赚钱可能,哪怕是仅仅依靠内容。据官方数据,新浪微博上与股票相关的内容仅占到全站内容的5%,但打赏确实所有内容中最多的。

中国版Betterment的兴奋与困扰

机器人投顾的出现,则提供了一种更快、更有效、更廉价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更有想象力的市场。”刘洲伟说。

嘉信理财去年3年才推出机器人投顾,仅仅九个月,其资产管理规模就达到了53亿美金(约合345.8亿人民币)。同期Wealthfront和Betterment的资产规模也达到了29亿美元和30亿美元。其中Betterment吸引的都是中小投资者,平均的投资额度仅为1.8万美元(约合9.7万人民币)。

如果没有机器人投顾,这些小投资人会被传统理财机构拒之门外,互联网一代显然对此并不买账。而包括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也使得机器人投顾成为可能。AlphaGo人机大战后,韩国金融委员会(FSC)就表示将大力扶持以大数据为基础的在线投资咨询业务,其中就包括机器人投顾。

2012年机器人投顾的资管规模还几乎为零,但花旗银行的研究报告显示,到2015年底这一数据就已经高达187亿美元。而科尔尼(A.T.Kearney)则预测,未来五年,机器人投顾的市场复合增长率将高达68%,预计2020年的资管规模将突破2.2万亿美元,购买下苹果、Alphabet、微软、Facebook和亚马逊这五家公司。

这吸引了各路资本。据不完全统计,过去3年投向消费类金融公司的资金超过10亿美金,其中绝大多数都投给了机器人投顾。仅仅是Betterment去年3月完成的E轮融资,规模就高达1亿美金。

不过也有投资人认为投资的复杂程度远远大于围棋的下法,前者由于反身性原理,甚至无法穷尽,任何可以购置的标配式的技术,都无法实现超过平均水准的高回报率。

“公牛炒股已经上线了部分机器人投顾功能。”尽管前景美好,但刘洲伟也指出:机器人投顾在国内真要有一席之地,恐怕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一方面用户有个习惯的过程,另一方面技术成熟、平台找到方向也需要时间。”

仅以目标市场为例,是只做股票、基金,还是结合固定收益产品、指数产品?即使是股票,资产池以哪个种类的股票为主?方向选择后,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大数据技术实现有效分析?这些问题都困扰着此类产品。

因此,公牛炒股目前的主阵地还是利用互联网放大人工投顾的服务半径和服务效率。“最新的举措是直播”,刘洲伟认为,相比论坛和微博,直播模式更接近交易的真实场景。这种模式或许更接近险峰集团的个人顾问新服务(Personal Advisor Services),客户与投资顾问可以就投资组合和理财规划进行视频直接交流。

有别于其他竞争对手,无论是做人工还是机器人投顾,目前公牛炒股选择的阵地是国内市场。

这某种程度上也成了公牛炒股的一个标签。其他的投顾、资管公司往往都是兼顾国内和海外市场。“美股市的存量少,港股则可以通过直通车参与。”更重要的是,在现有外汇管制收紧的情况下,新的投资资金怎么出海?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公牛炒股也必须得面对国内市场的波动性。刘洲伟也承认,去年股灾之后,平台上的新增用户数量、活跃用户数量都有所下降。“有意思的是,社区的活跃度和发帖数却反而有所增加。”刘洲伟说,在行情不好的时候,中小投资者更有讨论和信息交流的欲望。

股票是一个切入口,却不会是未来的全部。公牛炒股之后也会切入基金、固定收益类资产。

而在现有提供投顾服务的基础上,刘洲伟和所有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一样,都希望以后能切入资管业务。“如果法律允许的话”。

这又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市场。按东兴证券的测算,若市场渗透率达到10%,国内代客理财的市场规模就约为1.3万亿。即使按1%-1.5%的管理费率计算,也是一个200亿的市场,这是整个证券行业2014年经纪收入的1/5。

根据广发证券的研究报告,在美国,机器人投顾与传统顾问一样接受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omission)的监管。但在国内,投顾与资管两项业务分开管理,适用不同的法律法规。目前看法律法规有松动的迹象。去年3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了《账户管理业务规则(征求意见稿)》,提到投顾可涉足资管业务的趋势。两项业务不能同时开展的问题有可能在未来得到解决。

  返回>>To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