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金融资产膨胀投资回报收缩 银行艰难求存

资产荒下的银行缩影:金融资产膨胀投资回报收缩 银行艰难求存

3月底至4月初,中国上市银行2015年年报纷纷出炉。在持续多年高速增长后,2015年四大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利润增速均降至1%以下,创10年来最低水平。 

不良贷款方面,2015年四大国有行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均“双升”,其中农业银行不良率最高(2.38%)。仅去年,四大行不良贷款就增加了2261亿元。分析师普遍预计,2016年,中国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将继续承压,不良贷款率预计还会上升。

国泰君安分析师徐寒飞、高国华以独特的视角分析2015年银行年报,剖析了银行的资产负债管理行为,并审视资产荒下的银行缩影。他们表示,2015年银行面临资产荒环境,最大的挑战是在膨胀的金融资产和收缩的投资回报中艰难求存,银行金融投资类资产扩张和资金委外化是大势所趋。2015年银行资产负债行为呈现四个特征:

1)银行净利润快速下滑,总资产却逆势扩张;(2)中小银行资产荒更严重,资金委外化是大势所趋;(3)综合负债利率加速下行,银行从资金为王过度到资产为王;(4)不良风险加速暴露,银行为信用风险买单。

 

以下是国泰君安分析师徐寒飞、高国华分析报告的要点:

1. 总资产逆周期扩张,净利润顺周期下滑

1.1. 银行总资产逆周期扩张,以量补价

宏观经济持续下行,银行总资产逆周期扩张。2015年经济加速下滑、金融机构面临严峻的资产荒环境,银行息差大幅缩窄,在盈利目标压力下,银行总资产增速呈现逆周期加速扩表、以量补价的特征。2015年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长15.4%,较2014年加速2.3个百分点。从环比看,4季度环比3季度呈现拐点向上的加速迹象。

中小银行尤其城商、农商行,总资产逆势扩张更加迅猛。

 

 

1.2. 银行净利润顺周期下滑,2016年可能出现负增长

净利润顺周期逐季下滑,5大行净利润趋近零增长。2015年11家已发布年报的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为1.41%,呈现逐季下滑趋势,其中,5大行净利润增速仅0.7%,规模最大的建行和工行仅微增0.3%和0.5%;股份行净利润同比放缓至4.2%,除平安银行取得10.4%两位数增长外,其他股份行均缩窄至个位数;而中小城商、农商行等净利润同比仍维持在22.9%的历史高位,激励市场份额仍在加速扩张中。 

2016年部分银行可能进一步出现净利润负增长,2016年信贷重定价下行,不良风险进一步暴露,地方债置换和债转股加速扩容,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进一步受到侵蚀,银行可能面临进一步“以量补价”的被动资产扩张压力。 

 

 

2. 实体维艰、资产泡沫,投资类资产快速扩张

在资产荒环境下,2015年各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大幅扩张了证券投资和金融类资产,部分中小银行的投资规模占比甚至超越了贷款,呈现出增速快、占比高、收益高的特征。

2015年报数据看,(1)5大行:信贷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为50-60%左右,投资类资产占比21%,较2014年微增,整体变化不大;(2)股份制银行:信贷资产占比仅45-55%,平均在50%左右,投资类资产占比在20-30%之间,平均为22%,比2014年整体上升了4个百分点;(3)中小城商行、农商行:贷款占生息资产比仅在30-40%左右,平均36%,而证券投资类资产占比在30-55%之间,平均40%,较2014年提高超过11个百分点,其中锦州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等投资类资产占比已明显超越信贷,锦州银行甚至超过50%,成为银行第一大生息资产。 

从资产扩张增速看,(1)5大行信贷资产增速放缓至10%左右,而投资项资产增速平均18%左右;(2)股份制银行信贷增速在15%左右,而投资类资产平均扩张增速46%;(3)中小银行分化则更加剧烈,信贷增速整体徘徊在15%左右,但证券投资和金融资产膨胀速度平均达到80%,其中,锦州银行、徽商银行、盛京银行等均实现翻倍增长,体现出资管业务已替代传统的信贷业务,成为银行扩大规模和提振盈利的主要方向。 

 

实体经济衰退,金融资产泡沫,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也呈现分化,信贷和同业资产收益率大幅下滑,而证券投资收益率整体提升,相对于贷款的吸引力明显增强。 

受风险偏好、投资策略和杠杆等不同,各银行的投资类资产收益率差别迥异。大行平均在4%左右;股份行平均为4.75%;而中小银行则达6.6%以上。 

 

2.1. 银行资产外包方兴未艾

银行资产委外投资大势所趋、风头正兴。在相当长时间里,整体市场将缺乏高收益资产,只能寻找“价值洼地”来提高收益率(即寻找alpha)。大型组合由于规模过大,大多以被动配置为主,在寻找alpha中不具备优势。反而是中小型组合,能充分利用灵活性、交易弹性及主动性,在波动加大的市场中更具竞争优势。目前银行资管规模过大,将部分组合外包以获取主动资产管理的超额收益,将是大势所趋。

受银行委外资金扩张带动,2015年基金专户、子公司资管、券商甚至私募规模实现跨越式增长,总资产分别扩张88%、129%、50%、266%,至4万亿、8.5万亿、11.9万亿和1.7万亿。从委外资金的结构看,以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为主,大行基本很少,五大国有行占比更加低;从资金性质看,大行的委外投资以理财资金为主,股份制银行自营、理财基本各半,城商行和农商行自营资金占比相对更高。在刚性收益目标压力下,各资管机构只能通过加杠杆、加风险、降流动性、加久期等策略增强收益,导致交易所杠杆率大幅提高,市场面临的利率风险、流动性潜在风险上升。 

 

3. 负债不再稀缺:成本加速回落,股份制行重定价最快

3.1. 负债利率加速回落,资金不再稀缺

2015年,银行的综合付息负债成本率(利息支出/付息负债)呈现加速下行特征: 

1)负债成本逐季加速下行,资金不再稀缺。已披露年报的11家上市银行平均付息负债成本率为2.22%,环比3季度下行26bp,较年初回落50bp。从逐季变动看,上半年下降幅度缓慢,不到20bp,但从3-4季度随着央行宽松升级和资金利率走低,负债成本呈加速下行态势。 

2)具体而言,股份行资金来源更偏市场化,重定价下行速度最快,国有大行和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下行缓慢。4大行平均负债成本下行10bp左右;股份制银行平均下行超过50bp,重定价下行最快,浦发、光大银行负债利率分别下行52bp和41bp;而中小城商行、农商行分化明显,但受制于负债来源中存款占比较高(60%以上),仅下行10bp左右,重庆银行、青岛银行负债成本分别回落12bp和2bp。 

 

3.2. 银行理财继续扩张,但资产与负债利率的裂口走扩

2015年各银行理财业务延续了跑马圈地、大幅扩张态势,银行理财总规模从15万亿飙升至23.7万亿,10家披露数据的上市银行中有7家已超过1万亿,占总规模比近60%。

银行理财对股份行负债的替代和冲击已近尾声,但大行仍面临考验。股份行负债来源的市场化程度已非常高,随着广谱利率下行,负债重定价的下行最快,而4大行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的综合负债成本下行空间则相对有限。 

银行理财的负债成本调整缓慢,与资产收益率的裂口之差不断走扩。理财利率目前仍维持在4.3%左右,但AAA,1Y信用债利率早就降到3%以下,资产与负债的收益裂口不断扩大,本质上再度反映出金融资产过快膨胀与资产投资收益下滑的矛盾,各资管机构只能通过不停的加杠杆、加风险、降流动性、加久期等策略增强利率。国泰君安预测,2016年理财规模扩张将明显放缓,收益率存在大幅下降空间,预计幅度在50bp以上,从当前的4.2%以上降至3.7%以下是大概率事件。 

 

4. 不良上升远未终结,存量信贷价值缩水,债券安全性凸显

2015年以来银行不良贷款加速上升。据银监会统计,2015年末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1.27万亿,比年初增长51%,新增4318亿;不良贷款率进一步上行至1.67%;关注类贷款余额2.88万亿,比年初增长 7869 亿,两者合计问题贷款占比达5.46%,比2015年初上行110bp。违约风险不断暴露,不良和关注类贷款加速上行,持续抑制银行风险偏好,拖累信贷和非标等风险资产的扩张意愿。

大行不良率水平整体高于股份行和中小银行。年报显示,5大行不良率为1.68%,股份行为1.55%,中小城商、农商行的不良率1.06%左右。

不良贷款上升趋势仍未终结。从领先指标看,逾期贷款相对于不良贷款的剪刀差仍继续走扩,预示后期不良形成仍然较快,逾期与不良贷款的总规模之差从2015年初的4322亿扩张至6330亿,未来不良贷款上升趋势仍未结束,经风险调整后的信贷存量资产收益率整体下行,利于提高债券等投资类资产的相对吸引力

银行开始为信用风险买单,不良拨备剧烈下滑,贷款减值计提大幅扩张。不良形成和潜在违约风险显著上升,银行贷款减值计提大幅扩张,股份制银行平均上升32%,5大国有银行平均增加8%。同时,银行拨备覆盖率剧烈下滑,农行、招行下降幅度在70%以上,11家上市银行整体平均回落42%。银行信用风险重定价并大幅提高,存量信贷资产价值缩水,银行风险偏好下降,债券安全价值凸显。 

 

 

5. 在膨胀的金融资产与收缩的投资回报下,银行艰难以求

无论是银行自身资产大幅扩表与净利润剧烈下滑的背离,还是银行理财的刚性负债成本与资产收益率缺口的不断扩大,本质上体现了在经济和金融体系不能有效出清的环境下,有刚性收益的金融资产在加速膨胀,但资产投资回报率却快速萎缩的现实:

(1) 市场无出清,金融资产就只能不断扩张。越来越多的新增信贷和债券用于滚动债务的再融资,但是并不创造新的投资回报,仍有刚性收益率要求,导致金融资产膨胀远超出利润创造.

(2) 债务置换和债转股,本质是一次债务重组,对银行不利。政策主导的2015年地方债置换、2016年债转股等,市场中的资金低效部门不能有效出清,导致银行部分有稳定收益的优质资产被一次性重置,银行资产被动扩表,但现金流和利息收入均遭遇剧烈下滑。

(3) 刚性负债端利率下调缓慢,尽管2015年银行已进入“资产荒”环境,但仍是延续“负债荒”下的存款竞争模式,未来负债端有较大的重定价下行空间

4随着经济潜在增速下行,金融资产快速膨胀,市场出清缓慢,宏观杠杆率进一步上行,银行面临资产荒短期仍无法缓解,无风险利率下行趋势仍未终结,机构配置债券带来的牛市行情仍然 会持续

  返回>>Top
-x